Advantage Austria 导航显示

电影产业经济

电影胶片 © photocase.com/hoppelhässchen

© photocase.com/hoppelhässchen

奥地利电影经济产业有着令人动容的过往,并且在近年来又重新引起了人们的强烈关注,最近在威尼斯和嘎纳电影节上也获得了获奖和提名。极端、激进、同时却又富有娱乐性是对典型的奥地利电影的评价。

内容:

传统与创新

新奥地利电影

奥地利本土电影以其突出的多样性和自我意识见长。这些后进电影制作者们以辛辣的讽刺和社会批评的纪录片毫不费力地超越了曾经大获成功的传统影片。嘎纳和威尼斯电影节的奖项和提名、众多的国际电影节的赞誉都给新奥地利电影笼罩上了一层光环。

开路先锋—先锋派影片

奥地利对世界电影史的一大贡献即先锋派影片。这种不以商业为导向、实验片类型的电影形式更热衷于采用流行方式以外的电影表达手段。因为在五十年代初就确立了现代电影创作的传统,因此才造就了这一开拓者在今天的成功。

部门及结构

就电影业规模而言,奥地利电影业在欧洲只能算是小规模产业;但艺术方面所取得的成就,奥地利电影创作却位列前茅。

新创造价值链

电影产业经济通过对其产品的创新、加工、多样化以及经销和电影租借服务实现其创作价值。除了电影本身,其附加产品,如录像和 DVD 光盘等,也属于电影产业的一部分。

在创新过程中,歌剧、电视剧、广告片、艺术电影和电影短片之间的界限日渐模糊。歌剧在影视拍摄总量中所占份额大概只有十分之一。电视剧在很大程度上充当了最重要的传播载体,电视剧的制作和传播主要由奥地利国家电视台( ORF )完成。

小型影视公司和个体经营者对本土电影经济的鼎力支持是奥地利电影业的一大特征,电影业与广告及多媒体行业相互之间深入影响则是第二个特点。

高科技国度—奥地利

地利作为一个高科技国家,近年来其活力四射的技术发展也带动了电影创新稳步前进。这方面的代表有:

  • ARRI Rental (德文版), 其革命性的35毫米电影放映机
  • Riha Film (英文版), 用于特殊用途的创新电影设备的研究开发者

电视剧和广播

奥地利录像及电视剧市场相对较小,原因在于其允许私人发行的时间太晚(广播:1995年,电视:2002年)。国家电视台ORF (德文版)从各项费用和广告中所获取的年度收入高达8亿欧元,其下属两个电视频道 ORF1 和 ORF2 一直占据着霸权地位。

目前维也纳媒体ATVplus (德文版)是 ORF 的唯一私人同业伙伴,但其覆盖率仅有大约3.2%。更强有力的竞争来自外国电视频道,观众可以通过电缆和卫星接收节目信号。目前奥地利国家电视台的国际排名在欧洲各电视台中排第二十位。

奥地利国家电视台( ORF )是奥地利影视行业最重要的影视制作承接者、制作者及推广者。

创新和制作

奥地利纪录片、电影短片和故事片以前所未有的姿态出席于各个电影节,并且每年在重要的电影奖项上都有所斩获。这些荣誉本身就是一种成就,它证明了奥地利电影业界出色的创新能力和电影制作技术。

电影界创新力量

  • 迄今为止奥地利电影中最成功的要数米歇尔•哈内克(Michael Haneke)拍摄的《钢琴教师》(Die Klavierspielerin),全球大约有25万观众观看过这部电影。
  • 在社会批评剧作方面,乌尔里希•赛德尔(Ulrich Seidl)的批判电影《狗日子》(Hundstage,2001)独树一帜。
  • 批判性纪录片还有埃尔温•瓦根霍费尔(Erwin Wagenhofer)执导的《We Feed the World》,胡贝特•绍佩(Hubert Sauper)执导的《达尔文的噩梦》(Darwins Alptraum,2004),尼古劳斯•盖耶哈尔特(Nikolaus Geyrhalter)执导的《我们每日的面包》(Unser täglich Brot,2006),均在票房成绩和观众口碑方面表现不俗。
  • 既要讨好口味挑剔的观众群,同时又必须注意公众效应,在这样的艰难夹缝中,奥地利电影人近年来仍然取得了相当好的成绩:沃尔夫冈•穆尔伯格(Wolfgang Murnberger)执导的《来吧,甜蜜的死亡》(Komm,süßer Tod,2002)和《静默》(Silentium,2004),米歇尔•格拉沃格(Michael Glawogger)执导的《赤裸蜗牛》(Nacktschnecken,2004)和《Slumming》(2006),汉斯•魏因加特讷执导的《好日子到头了》(Die fetten Jahre sind vorbei)。
  • 近年来大获成功的导演还有:执导了《堕落》(Fallen,2006)和《北方边境》(Nordrand,1999)的芭芭拉•阿尔伯特(Barbara Albert)、伊丽莎白•莎朗(Elisabeth Scharang)、米尔雅姆•翁格尔(Mirjam Unger)、库尔特•帕尔姆(Kurt Palm)、杰茜卡•豪斯讷(Jessica Hausner)、维尔格•韦德里希(Virgil Widrich)、弗洛里安•弗利克(Florian Flicker)以及露特•贝克曼(Ruth Beckermann),他们均以不同的电影风格和流派在国际影坛上吸引了人们的注意力。


故事片

奥地利主要影视联盟:
 


新锐、成功的影视创作:


承接制作的影视产品与独立制作的影视作品之间的比例是 9 : 1 ,因此承接制作的影视作品几乎可以绝对占有市场。奥地利国家电视台 ORF 作为影视制作承接者、制作者和推广者,无疑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这种与电视业界紧密的相互关系与其它国家相比较而言非常特殊。

广告片

在电影产业经济总产值中占 20% 份额的电影及电视广告片在影视行业中处于非常重要的地位。 

大多数奥地利影视制作公司都能够制作各种普通类型的广告片、能带来经济效益的影片、纪录片和故事片。但在广告片制作行业也有一些特殊的影视制作公司,它们与媒体行业,即信息传达行业有着密切的联系。

在这本由法尔特出版社( Falter-Verlag )定期出版的行业手册《创造与生产》( creation/production )中可以了解到关于创意创新和生产制造行业的大概情况,其中包括了所有服务提供商和配套供货厂。详情敬请登陆网址Internetversion von creation/production (德文版)在这里可获得超过 7 , 500 条关于影视及信息传达行业的最新数据和信息。

电影市场及利用

一部影片可以通过广告、租借服务和推销等形式实现其高达一亿欧元的新创造价值,为无数人提供就业岗位。奥地利国民生产净值目前达到八亿欧元,其新创造的价值共计 420 , 000 , 000 欧元。
奥地利电影市场中,外国电影所占份额达到 90% ,其中绝大部分来自美国。去年在奥地利首映的电影中,本土电影作品所占平均份额达到 8-10% ,其中有六个本土影视制作公司在奥地利十万多个影视品牌中脱颖而出。

电影产业中某些企业集团的全球优势地位也体现在电影租借服务市场的产业结构中,大约有 20 个奥地利电影租借服务公司是国际影业集团,如 Buena Vista 、 Centfox 、 UIP 、 Warner 以及 Sony Pictures 下属最大的子公司。

奥地利最大的电影租借商,同时也是最大的电影经销商是康斯坦丁影业公司 。而最大的奥地利本国电影租借商则是电影下载 - 租借公司 ,连同波利电影公司和城市电影院(公司) 的下载业务,是最具市场竞争力的本土电影租借商。在奥地利电影及卡巴莱小品剧录像销售方面, Hoanzl 公司 是奥地利最负盛名的企业。

交流与讨论

电影文化组织与机构

电影展/电影节

保障与发展

同业协会

查阅国际及奥地利影视同业协会详细目录,敬请登录网址: FAMA – Fachverband der Film- und Musikindustrie (德文版)。

发展机构

奥地利各联邦以及各州用于促进影视经济发展的官方资金总额高达 4 , 000 万欧元,各联邦的资金由奥地利影视研究所进行管理,附加的发展基金则从联邦预算中扣除,并由影视研究所与奥地利国家电视台( ORF )以影视协约中的条款为基准共同管理。维也纳提供了总额高达 800 万欧元作为各州及城市的影视发展资金的最高补偿金额。

海外市场的奥地利电影

奥地利电影委员会 (英文版)负责奥地利电影在海外市场的宣传推广事务,为电影出口提供支持帮助,同时还是国内外奥地利电影咨询和服务机构。而充满活力的奥地利本土影视Location Austria (英文版)为国外电影创作提供了一个非常规的交流市场,并为相互间的交流转化提供支持。
作者:
Doris Rothauer / Büro für Transfer
打印
©©ADVANTAGE AUSTRIA